2020.04.15
我国婴幼儿配方奶粉问题浅析

我国婴幼儿配方奶粉问题浅析

 今天

  作者:陳君石,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傢食品安全與風險評估中心研究員。

  嬰幼兒奶粉安全問題一直是老百姓牽掛的對象。然而,近些年來,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問題的社會關註度不斷升級,日前竟然上瞭5月3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並以國務院名義對提升國產嬰幼兒配方奶粉的質量和安全性做出瞭全面和具體的要求和部署,明確提出以藥品的管理辦法管理嬰幼兒奶粉。這對於提高我國產品的質量和在國人的消費信心,應該是一種“正能量”。然而,我卻聽到一種議論(盡管是少數),“政府如此重視,不正好說明我國產品有問題嗎?”聯想到數月前中國乳品工業協會公佈的中、外嬰幼兒配方奶粉抽樣檢測結果,非但沒有能為國產配方奶粉加分,反而引起瞭消費者的許多疑問。這是老百姓對我國奶制品不信任的表現。要改變當前廣大消費者的這種心態,唯一的辦法是增加透明度,公正和客觀地分析現狀。要充分相信,隻要把情況擺清楚,老百姓是能夠明辨是非的。

  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標準是否低於國際/國外標準?

  回答是否定的,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標準不低於國際和國外標準。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後,國務院就要求衛生部組織修訂原有的乳品標準。經過近兩年的努力,衛生部於2010年頒佈瞭一套新的國傢乳品標準,共66個,作為強制性的國傢食品安全標準體系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嬰兒配方食品》(GB10765-2010)和《較大嬰兒和幼兒配方食品》(GB10767-2010》,即一般稱為嬰幼兒配方奶粉標準,覆蓋瞭適日本17丨18tee用於0-36個月齡嬰幼兒的產品。無論是宏量營養素(能量、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還是微量營養素(維生素、礦物質)的含量規定都與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AC)的標準或美國、歐盟、澳新標準基本相同。同時,對於微生物、黃曲黴毒素、重金屬等安全指標也有嚴格規定。在我國標準的起草過程中,標準制定專傢和人員參考和總結瞭各國的資料,並充分進行瞭風險評估,結合中國嬰兒營養狀況,同時考慮瞭中國母乳中的營養成分以及我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的基礎上,力求符合中國嬰幼兒的營養需求。應該說,與過去的嬰幼兒配方食品標準相比,質量和安全的要求都有很大提高,與國際乳品標準基本接軌。(詳見韓軍花博士文: :不是標準惹的禍——從香港奶粉“限購令”談起 )

  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企業執行標準和政府監督執法現狀

  三聚氰胺事件後,國傢質檢總局對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企業進行瞭嚴格的整頓,提高瞭頒發生產許可證的門檻。在獲準生產這類產品的110多傢企業中,由於規模和水平參差不齊,對國傢標準的執行力度也不盡相同。盡管與其他食品行業相比,此類企業的規模和水平較高,但是中小企業在執行標準中或多或少有些漏洞是難免的。對於用鮮奶生產嬰幼兒配方奶粉,而沒有自己奶場的企業,原料奶的質量和安全性的控制難度較大。美國的嬰幼兒配方奶粉消費量比我國大得多,但美國隻有4個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企業,鑒於這種情況,國務院要求中提出的“鼓勵支持嬰幼兒奶粉企業兼並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推動產業規范化、規模化、現代化發展”實為一項治本措施。

  我國政府部門對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在生產和銷售環節的抽樣、檢測力度可謂世界之最(我曾多次因此而被“拍磚”)。再加上2010年開始的每年全國食品安全風險監測,曾發現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黃曲黴毒素M1超標、汞含量異常等事故(並已及時糾正)。應該說,最近我國食品安全監管的機構改革,取消瞭分段管理,減少瞭可能的監管漏洞,溯源和監管效力都有提高。

  但是,也不得不指出我國的監管模式仍然是過多地依靠抽樣、檢測,而不是以國際通行的過程監管為主。盡管政府派有駐廠監督員,也沒有真正實施過程監管。在機構改革的基礎上,轉變監管模式是提高我國食品安全監督水平的關鍵措施。

  與其他食品加工行業的兼並、淘汰趨勢相反,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企業數量不斷增長,因為都看到瞭這塊大蛋糕。政府應該嚴格控制新企業的申請、控制新建工廠的立項,梳理現有企業生產規模和原料配套是否匹配。凡是用鮮奶生產的,必須要有與嬰幼兒配方奶粉產量配套的可靠奶源,如果不相匹配,相關部門可對其進行清理整頓。

  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質量和安全的薄弱環節

  為瞭貫徹5月3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決定,提升我國嬰幼兒奶粉質量安全水平,必須正視當前的一些薄弱環節。與國外生產的同類產品相比,我國的主要名牌企業的產品在配方設計、生產設備和工藝、產品包裝等方面均不遜色。但同時也必須承認有差距,特別是鮮奶質量和科學管理的投入和水平。

  最近,我國幾傢主要名牌乳品企業,5月婷婷都已基本實現瞭由自己的奶牛場供應生鮮奶的做法,取消瞭從散戶或收奶站收購生鮮奶。這是一大進步,很大程度上保障瞭生鮮奶的質量和安全性。然而,由於乳品企業之間的激烈競爭和急劇擴張,對於遠離總部的規模較小的奶牛場的管理,如飼料、鮮奶的管理,就是一個可能的薄弱環節。而其他一些依賴於收奶站供應生鮮奶的中小型乳品企業,則仍存在較大風險。盡管政府再三強調對收奶站的監管,但由於數量太多,力不能及。

  與國外知名乳品企業相比,我國乳品企業內部質量管理的投入和管理水平上有較大差距。一是由於認識不足,缺乏長遠觀點;二是怕增加成本,競爭不利。這個問題不是行政命令能夠解決的,隻有隨著企業的發展和規模的擴大,學習先進經驗,逐步提高認識,才能有所改變。國外企業的產品也會出問題,但是他們規避風險的能力較強。

  國產嬰幼兒配方奶粉能吃嗎?

  盡管我國的乳品企業和產品與國外名牌有差距,政府監管水平也有待提高,但是,國產嬰幼兒奶粉是完全可以吃的。應該看到,三聚氰胺事件後,我國乳品企業和政府度做瞭很大努力,提高產品的質量和安全性。國產嬰幼兒奶粉的合格率,穩定地高於其他類食品,近幾年來沒有發生過因為食用國產嬰幼兒奶粉而發生有害健康的事件。至於偶然發生的產品安全問題(如,黃曲黴毒素M1超標、汞含量異常等),一些國傢的嬰幼兒配方奶粉也時有發生,如美國美贊臣等奶粉的板岐氏腸桿菌污染、森永奶粉砒霜污染、歐盟奶粉二噁英事件等。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國產嬰幼兒奶粉在安全方面是有保障的,與國外同類產品相比,營養價值相當、價格低廉,尤其是大企業的產品。當然,作為消費者,如果不在乎價格貴賤,選擇國外產品也無可厚非。但是,現在由於對國產品喪失信心,而到境外采購國外產品,則沒有必要。

  結語

  最後,我還是要說食品安全問題全世界都有,美國和歐洲還發生由於蔬菜和牛肉污染瞭致病性大腸桿菌、沙門氏菌而引起大規模的食源性疾病發生。我國確實有不少食品安全問題,但是我們日常所吃的食品基本上是安全的。嬰幼兒配方食品是政府監管的f2富二代成年短視頻第一號重點,質量安全性是有保障的。正確的風險交流對於逐步樹立消費者的信心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