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的花
发布日期:2016年10月14日 作者:admin 来源:采矿车间 阅读:5003

采矿车间何照建

看多了花儿凋谢,心情不免会觉得落寞,尤其自己栽的花这样,更有离别的感伤。我喜欢栽花,爱花,会用影像记录花儿的成长,花儿像我的孩子一样。曾有过兰花、水仙和许多不知名野花的养护经验,也细细体会过许多花儿凋谢的苦涩。当再一次见到花瓣已失去光泽,边缘生出皱纹时,心中忽然腾起“临终”的念头,眼前这朵花,不是即将临终的花吗?

一朵花总是要凋谢的,无论她绽放得多么光彩夺目,这是令人感到怜悯的。毕竟一棵花在一年里用很长时间努力汲取养分,默默做着盛放的准备,于是在春风吹拂的某个时刻,她从叶片之间孤独地冒出头来,从花芽到花蕾,最后长成一朵鲜艳的花,此时赏花的人很难看出何时是花的极盛,这是花的命运,总是悄然消逝最后的美,真是“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米开朗琪罗说:“事物好不容易如愿表现出来的时候,也就是死亡”。前些日子,我给一位朋友看了我栽的水仙开放时拍的照片后,他感叹道:盛极而衰。那时我恍然领悟了米开朗琪罗的话,美是与死亡并存的。

我觉得一幅花的绘画或是照片,无论怎么渲染刻画,总没有真花美,大概是我更倾向于欣赏实体独具的动态美。绘画和照片的可贵是保存了作者认为花最美的一刹那,动态变化中永恒的静美。人对于花的美,选择了绘画和照片来留存,而自然对于花的美,却做出死亡的选择。这么说来,无论画中花,或已凋零的花,无疑都是幸运的,她的美都受到了人和自然的青睐。人间的悲剧与此有几分相似,一个初生的婴儿夭折了,人们会说那是上天怜惜他的可爱,不忍令其在人间受苦,或也有人认为上天比人更喜欢这个婴儿,逝去的生命似也是幸运的了。

不管怎么说,对于人,临终的花是美的消逝,即便是这朵花进入了美的轮回。和花一样,夭折的婴儿在人间短暂的旅行,给人们留下的美也是短暂的,也是没有一点瑕疵。其实,细细想来,诗人和花是相似的,奋力绽放出最璀璨的光芒之后,便找不到了活下去的依托,如此说难免臆断,但这种感觉又是那么真实。清时的文人王国维在颐和园里自沉昆明湖,他的遗嘱中写道:五十之年,只欠一死。到底是何种悲愤怨抑还抵不过活下去的意义,那也不尽然;诗人海子曾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明媚诗句,顾城写过“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都是流露着阳光和自由的气息,却也早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不希求他们一如既往的活,但惋惜着多少美的终结。

歌里唱: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女人如花花似梦。女人花含苞待放时是清纯静素之美,花开堪折时是成熟艳丽之美,谁若有幸寻得芳踪,便应珍惜这一朵聘婷,毕竟花开有时,青春只是一眨眼,红颜容易憔悴。女人的青春正如那临终的花,虽说会流转到下一场美的轮回,但这种机缘很难会被同一个他来重复。

临终的花在人看来是幽怨无助的,如果没有看透此中真意,我也觉得自然的残酷无情。我曾写过这么一段文字:那天,我站在窗前,亲眼看见风的手指,飞快地拈住一片樱花的花瓣,并将它撕扯下来,花萼处变得残缺不全,流着淡红的汁液,花萼一直在抽搐,而被撕下的花瓣孤零零地在空中打转,逐渐失去了血色,轻轻地落在地上,一刹那间,又被风重重地踩在地上蹂躏,之后她黏在风的鞋底,随风走了一段路,身上留下许多摩擦地面的伤痕,淡红的汁液沾染着地面,是血,因为我闻见了空气中的血腥。如今重读这些,觉得临终的花不是那么回事,每一对花的凋零都是美的涅槃,是安详的。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组织架构 发展历程 资质荣誉 员工风采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锡精矿 铜精矿 铁精矿 硫精矿 锌精矿
企业文化 企业标杆 员工来稿 劳动者风采 文化活动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人才招聘 在线留言
云南网警
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20 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 滇ICP备17009297号 滇公网安备 53262502003014号
手机购彩计划